陕西人才网

外媒:中国积极应对就业市场不平衡

    3月28日,安徽理工大学举行2015届毕业生春季就业洽谈会,会场内人山人海。

    在经济增长放缓的“新常态”中,中国就业市场的新特征越来越明显。一方面,技术熟练的农民工收入不断增加,很多企业面临“用工荒”;另一方面,应届毕业生越来越难以找到期待中的高薪白领工作。

    英国路透社报道称,为解决就业问题,中国政府承诺实施更加积极的就业政策,以应对经济增长放缓、就业压力上升。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信长星表示,只要经济形势维持在合理范围内,就可以保持就业形势稳定,但不能“盲目乐观”。

    农民工嫌工资低,企业面临“用工荒”

    在家乡河北,王军平(音)是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在内蒙古,他是整天呆在地下,不见天日的煤矿工人。但在不久前的一天下午,49岁的王军平穿上了得体的西装,在职业介绍所学习扫帚和拖把的正确用法。他即将成为北京庞大的地铁系统中的一名清洁工。

    因为工资突然被砍掉一半,高中毕业的王军平去年辞去在煤矿的工作。不过,他决定拒绝这份清洁工的工作,因为薪水太低,每月只有320美元(约合人民币2000元)。

    “北京是首都,是政治和文化交流的窗口。”王军平告诉《纽约时报》,“我以为找工作很容易,但实际上没那么简单。”

    在持续多年的经济转型和城市化中,中国的农业生产一直走下坡路。庞大的制造业也显示出面临新压力的迹象,一些企业正面对债务增加和产能过剩的难题。

    相比之下,包括物流、零售、信息技术和卫生在内的中国服务行业正蓬勃发展,帮助推动整个经济的前进,创造就业岗位。目前,中国大约有3亿人从事服务行业,占整个劳动人口数量的近40%。像王军平这样的非熟练或半熟练工人,很难完成从农业、工业向服务业的转变。

    但对企业而言,“用工荒”的难题始终没能得到解决。“即使经济形式欠佳,也很难雇到工人。”广州志华橱柜配件的工厂经理卢某(音)告诉《纽约时报》。

    像志华这样的工厂,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中国1.75亿的外来务工人员,但劳动力大军以每年1%的“龟速”增长,远落后于整体经济。供需不平衡赋予工人更多议价能力。卢某透露,熟练工人每年收入涨幅达20%,而工人们“仍有很多要求”。

    外来务工人员的减少,表明了经济增速的放缓。十多年来,在中国经济规模的增长中,每年都有几个百分点的推动力纯粹来自人们从农田到工厂的转移;在这里,他们的经济生产力出现飙升。但如今,这一城市化趋势因经济放缓而减弱。

    “大部分迁移已经发生,许多农村人口因年幼或年老无法成为劳动力,也有别的阻碍因素。”北京龙洲经讯的中国研究主管安德鲁·巴特森说。

    此外,近年来农民收入的增长比城市快,农村人挣钱虽然比不上城市,但两者间的差距在缩小。正如巴特森所说,“要吸引他们离开家,必须付出更高的代价”。

    工资和招聘情况的变化清楚地显示着就业市场的趋势。农民工因回报减少不愿在城市工作,而在就业市场的另一端,截然相反的场景正在上演。

    大学毕业生尝试“蓝领”工作

    学习化学专业的江文英(音)3年前大学毕业,却被艰难的就业形势“逼”回学校读研。3年后,她发现自己面临的仍然是“史上更难就业季”。

    毕业于哈尔滨科学技术大学的江文英已经“海投”了1000多份求职简历,却只有不到10个面试机会,没有一份录取通知。她最近去了趟北京大学的校园招聘会碰运气,还是无果而终。

    “就业市场恶化了。”这个女孩沮丧地告诉美国雅虎新闻网,嗓音大得盖过了工人拆除展位的噪杂,“化工专业的学生供过于求。”

    在竞争异常激烈的高考中脱颖而出的大学毕业生往往来自独生子女家庭,他们已经不再是天之骄子,却仍然对第一份工作抱有很高的期待。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2015年,中国有近750万应届生毕业,高于去年的700万,已远远超出了潜在雇主的需求,中国面临为大学毕业生创造就业机会的巨大压力。

    根据官方数据,要求研究生学历的88个工作岗位,会对应100名具有相应资格的求职者。相比之下,每100个职高毕业生对应104个工作岗位。

    “现实情况就是,北京一个不熟练的出租车司机,赚的钱比应届大学毕业生多,至少刚开始时是这样。”北京亚洲开发银行中国经济部门的负责人尤尔根·F·康拉德说,“这个事实当然令这些刚毕业的年轻人震惊。”

    上海社会科学院青少年研究所所长杨雄告诉美联社,很多工作只需要技校文凭,但中国目前有太多的大学本科、硕士、博士毕业生,这意味着许多毕业生不得不从事层次较低的工作,“如果不愿意这么做就得失业”。

    有些求职者选择了降低期望值。湖南工业大学工业设计专业毕业的王元(音)在所有投出的简历都石沉大海后改变了策略。“任何工作都可以。”她说。

    21岁的法学本科生林恩·李原本希望在律师事务所或媒体找份工作,但最后得到面试机会的,是家乡附近一家银行的出纳员岗位。她告诉美联社:“为了获得这份工作,我经过了多轮面试,许多竞争对手教育背景比我好,我紧张得晚上睡不着觉,甚至偏头痛。”

    中国许多应届毕业生不愿到工厂工作,认为这是地位低下的象征。不过,或许因为经济增速放缓,有迹象表明,情况正在改变。制造电钻的上海卡顿电动工具公司总经理戴朝阳(音)说,他的公司现在已经开始为管理培训生岗位招聘应届大学毕业生了。

    “他们不介意在工厂工作,”他说,“只要不将他们安排在流水线上就好。”

    中国承诺实施更积极的就业政策

    正如《纽约时报》所说,就业市场的供需不平衡,给决策者带来了严峻考验。十几年来,中国城市劳动力的数量和收入增加了10%以上,匹配或超过了这些年来的经济增长率。但现在,国家的经济增速正在放缓。

    受房地产市场低迷和制造业衰退影响,2015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下降至6年来的最低点,仅为7%,这意味着,中国经济放缓的速度高于许多观察人士的预期。中国政府试图淡化GDP增长目标的重要性,将重点放在创造新的就业机会上。

    去年,中国城镇新增就业1320万人,超过了原定的目标1000万人。今年3月底,中国城镇失业率为4.05%,略低于2014年年底的4.1%。今年第一季度,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创造了324万个新就业岗位,低于去年同期的344万。

    紧随经济增长放缓的,是收入增长速度从过去的两位数下降到去年的8%左右。消费者支出的下降会直接影响服务业继续创造就业的能力,这也是农民工不愿再进城工作、企业招工难的直接原因。

    “如果包括农民工在内的劳动者过去每年工资增长15%~20%,如今突然下降到10%甚至8%,他们将如何应对?”康拉德告诉《纽约时报》,“说这是风险并不准确,但变化的确在发生。”

    “随着经济增长放缓,城市创造就业的步伐正在变慢。就业指标往往滞后于经济增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信长星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美国雅虎新闻网援引信长星的观点称,经济规模增加、加快劳动密集型服务业扩张,以及政府鼓励创业的政策,都能推动就业。

    路透社报道称,中国政府已承诺实施更加积极的就业政策,以应对经济增长放缓、就业压力上升,比如:对应届毕业生、失业者创立的企业实施税收减免政策;扩大税收优惠、提供更多的社会保险补贴等,鼓励企业雇用更多员工;为特定类型的银行贷款提供财政补贴,鼓励创业。

    “只要经济形势维持在合理范围内,我们就有信心保持就业形势稳定。但我们不能盲目乐观。”信长星说。